分类目录归档:法律咨询

转变观念起诉税务局

前言:前些天准备再次起诉税务局,和广大企业的领导与财务人员聊起此事,都比较感兴趣。他们普遍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,会不会因此被税务局整死?中国的企业,在面临巨大的涉税争议时,通常不会采用法律途径,而是找关系沟通(甚至勾兑)、找领导、上访。不到万不得已,是绝不会起诉税务局的。即使起诉税务局,也多半抱着必死之决心,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、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悲壮。税务律师徐晓东反复给企业宣讲,要转变观念,起诉税务局其实是帮助税务人员免责的最好办法,税务执法也越来越规范没必要整你也不是想整就整的,起诉是税务局和企业双赢的办法。经过一番讲解,他们也比较认同,起诉税务局是一种好办法。逢人便讲太累。因此,打算写一篇文章,系统性讲一下,方便大家讨论。由于事多一直未写,拖到现在,客户要求写一个起诉税务局的法律服务方案,其中写上了转变观念起诉税务局的一些分析,现在顺便将方案改一下,删除客户信息等内容,供大家参考。

阅读全文……

风起于青苹之末——大王之风还是庶人之风

因与青苹聚会之缘,我、青苹、飞燕及另四友共聚一堂,茶话财务。其间与飞燕之聊天,涉及到集团的财务管理和法律重组,甚至还涉及到工程投资的管理,在类似企业中具有一定代表性,现记录之,供大家参考。 飞燕者,某集团的财务经理,就该集团有关财务问题,我们进行了深入友好地会谈,取得了一些共识。 飞燕:我们集团有几个厂和销售公司等,都是老板投资的。 徐晓东:都是老板投资的?那意思不是母子公司关系?而是关联公司? 飞燕:嗯。 徐晓东:有很多老板都是这样搞的,虽然对外宣称集团,但并不是法律意义上的集团。对今后发展不利呀。 飞燕:那你的意见? 徐晓东:以我的浅见,从长远看,改组成以股权为联系的集团为宜。

阅读全文……

风起于青苹之末——酒店财务管理对话录

青苹,长期从事酒店财务管理,现将赴某县房产公司下属的四星级酒店作财务负责人。行前和我聊天,问有何建议。于是有一番对话,记录之。 青苹:说说,有什么建议? 徐晓东:建议?目前还没想出。酒店的财务管理我觉得似乎也没有什么可作的。当然,这是假设我在管理,以我的眼光来看,是没什么可作的。但是,如果我来看别人管的酒店财务,可能就完全不是这样了,因为我觉得该作的,别人不一定作了。 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管理的。比如,税上是不是已经作了筹划?酒店用品的采购流程是否能实现成本的控制?成本管理是不是作到了最优?内控是否完善?职工薪资是否已经与贡献挂钩?是否有合理的人力资源会计计划?有没有测算用户满意度与收益的关系?等等等等……

阅读全文……

借车出事的法律责任

一个朋友说,他认识的一个老板,借车给甲,甲又借给乙。乙属于社会闲散青年,驾车带了四个同样的闲散青年出去玩,在山上翻车了,车坠入深谷,当场死亡两人(包括乙),在医院又死了一人,另两人重伤。车主先已垫付8万元的抢救费,死者家属又向车主索赔每人120万元,云云。 我听了很惊讶:为什么车主要垫钱?为什么要赔偿? 朋友说:为什么不?乙没有钱且已经死了,甲也没有钱,老板作为车主,理所当然该赔。 我说:你这是什么道理?车主也是受害者呀。你有什么法律依据没有?老板是不是没请律师?现在机动车越来越多,借车的现象也普遍存在,作为车主,有必要充分了解相关法律知识,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。

阅读全文……

抵押有没有期限

抵押有没有期限?当事人是否可以自行约定抵押期限?抵押权应在什么期限内行使? 虽然理论上可以从保障交易安全和物权法定等方面进行分析,但我们这儿仅从实务上给出答案:抵押的期限由法律规定,当事人不能自行约定抵押期限,抵押权应在主债权诉讼时效期内行使,否则得不到法院保护。

阅读全文……

离婚时农村置换房如何分割

朋友咨询一个离婚的财产分割问题。 她有一个农村男亲戚,和一个城市女孩结婚才一年,想离婚了,但女方不同意。现考虑起诉离婚,因为没有小孩,所以不存在子女扶养问题,只是担心房产如何分割。现在农村搞征地,被拆迁的农民将住进政府修建的置换房,面积按每人30平方米分配。男方担心,会不会是女方要分一半房屋走?

阅读全文……

所租房屋被卖新房东原答应续租现不同意的法律分析

今天朋友甲找我,谈他的租房事。 他在某政府办事机构的马路对面小区院中租有一间门面。他从事商务代理,主要与马路对面的政府机构打交道,地理位置优越,生意越作越好。在院内有一家企业,与他邻近,由于业务扩展,需要购置房屋,于是与朋友的房东谈,想购买该房屋。甲听说该企业准备买自己房,于是就思考自己应该如何办。由于对面的政府机构准备迁走,所以没必要购置此房,但是,由于新房尚未开建,所以还得呆在这里一些时间。于是他找到该企业老总乙,要求乙答应他在政府机构搬走之前,继续租房给他,否则这个房并不贵,自己将优先购买。乙答应了。后来,乙买了此房。10月份,甲找到乙,说,原房东签的租房合同11月就到期了,他想和乙续签。乙说,原来房租太便宜了,至少应翻一番。甲表示同意。乙说,企业是几个股东的,要开会讨论。过了几天,乙说,股东不同意,要甲搬家,企业要用来办公。甲说: 我当时相信他,是企业老总,还是市里的知名人士,谁知说话不算话!不诚信!我本来可以优先购买的,难道我拿不出10万元钱?就是拿不出我也可以借!正因为我相信他,所以他答应后,我才没买,算我对得起他。但是现在竟然这样!他们的合同是不是无效,他答应我让我租我能不能以此理由继续住下去?

阅读全文……